最新電子書電子書推薦金牌推薦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總排行榜小說專題
首頁4020電子書 > 我是養龍專業戶 > 第48章 釣叟

第48章 釣叟

小說:我是養龍專業戶作者:我真是大惡龍字數:9415更新時間 : 2019-08-08 14:27:55
    此時此刻。

    所有人都被魚線給吸引過去了。

    出手的是誰?

    竟然要救下一個瘋掉的丫鬟?

    連杜燦都是極為好奇。

    在怒龍江畔,一個老者,正端坐在那里,渾身都落滿了雪花,他的頭發極為霜白,容貌卻顯得極為英俊,身著一身蓑衣,周身風寒,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仿佛,他就是冰雕。而在他的面前,魚線飛掠而出的瞬息,就勾住了小柔的衣衫。

    “嗖!”

    魚線帶著小柔,拉回到了江畔。

    他的手中,有著一根竹竿,而那絲線,仔細看去,眾人卻是可以發現那是真元之力!

    “真元之力,凝聚成絲!”

    “這老人,起碼玄武境高手!”

    甚至,有可能是天武境。

    杜燦看不透對方的境界。

    但是,他卻認識真元之力。

    這錯不了。

    杜燦一眼就認出來了。

    真元,跟真氣可不是一個級別的。

    如果說力武境的武者打熬的氣血是一的話,那么,真武境的真氣的力量,就是一百,而玄武境高手所衍生而出的真元之力,則是真氣的一萬倍的威力!

    “是他!”

    “釣叟!”

    “是他,就是他!”

    見到那名蓑衣老者出手,所有人都是極為意外。不論是人族,還是妖族,或是異族,都是瞪大了眼睛。

    此人是一個傳奇。

    據說,為了釣上來一頭江龍,靜坐了一年。

    試問。

    誰可以做到?

    釣叟到底多強。

    沒有人知道。

    據說,即便是妖皇,也對釣叟禮讓三分。

    此人,無人敢惹。

    什么七十二洞妖王,在釣叟面前,純粹就是垃圾。

    而且。

    也沒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

    大家都這么稱呼他。

    “這老人的手段驚人,真元凝聚如蛛絲一般,卻充滿了驚人的韌性,如果是一般的真元之力,肯定不會這樣。”杜燦的觀察力極為驚人,心頭也是極為意外。

    “杜燦,你是杜燦嗎?你為什么要騙我?”

    小柔被釣叟救了上來,卻不知道,直接向釣叟撲去,釣叟神色毫無波動,猛地一指點在小柔的額頭,就令小柔軟倒了雪地之上。

    “他殺了她?”

    蛇女驚愕。

    “不是。”

    “并沒有,而是讓她安靜。”

    杜燦說道。

    如果釣叟真的要殺死小柔的話,直接看著小柔跌落到怒龍江就可以了,沒有必要多此一舉。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這個老漁翁,要殺死她呢。”蛇女吐出了一口濁氣,臉色極為蒼白,看樣子嚇得不輕。

    “我都沒怕,你怕什么?”

    聞言,杜燦感到好笑。

    “誰能夠跟你比?你簡直就是怪物啊。”

    蛇女翻了翻白眼,說道。

    開玩笑。

    火山巨龍蛋,說買就買。

    花錢不眨眼。

    龍蛋,買了就砸。

    冰真是冰蟾族的天才,說殺就殺。

    百里風是百里家族的人,直接渾身骨頭打碎了。

    現在,那頭風雪巨龍,還沒有消散呢。

    還有什么事情,是杜燦不敢為之的?

    她現在感覺自己也要瘋了。

    這個世界之上,怎么會有這么狂妄的人?

    難道,杜燦不怕死嗎?

    “嗖!”

    而就在此時,水面忽地爆炸開來。

    水花飛濺,如怒龍沖擊。

    從那其中,沖掠而出一道雪白的影子。

    “八翼雪獅!”

    見到從怒龍江里面沖掠而出的這頭白色妖獸,眾人不由發出驚呼。

    “看它的嘴巴,叼著的是什么?”

    “似乎是魚!”

    “大魚啊!”

    見此一幕,眾人紛紛驚呼。

    “杜公子,這八翼雪獅,是釣叟前輩的坐騎。”趙濤苦笑一聲,說道。

    “這么波動,他還能釣魚?”

    杜燦笑了。

    任八翼雪獅在這水里面折騰,附近的水獸早就跑了吧?

    “也許不是釣魚。”

    趙濤神色一變,說道。

    “不是釣魚?那是釣什么?”

    杜燦有些好奇。

    “我也不清楚,釣叟前輩,我們看不透,也不是我可以非議的。”趙濤極為謹慎的說道。

    “看,那似乎是火焰魚吧?”

    “這八翼雪獅真牛逼,上來就弄到了這樣的一頭大魚。”

    一些大妖極為羨慕的說道。

    見狀。

    蛇女也是有些興奮的舔了舔嘴唇,紅唇極為具有魅惑,說道:“我也想吃火焰魚,可是,我沒有那個實力。”

    “火焰魚很好吃?”

    杜燦笑了笑,說道。

    他真沒有吃過這么高級的靈魚。

    “很好吃,而且,可以洗髓伐脈,是好東西。”

    蛇女興奮道。

    “我也想吃。”

    小幽臉色一紅說道。

    “你們這就是吃貨啊。”

    杜燦笑了。

    嗯?

    等等……

    杜燦心頭一跳。

    他看向了蛇女,也沒有顧忌什么,直接說道:“我好像知道你什么時候中的蠱了。”

    “什么?”

    聽了杜燦的話,蛇女心頭一跳。

    自己都不知道。

    杜燦知道?

    杜燦是神嗎?

    “你是認真的嗎?”

    蛇女追問道。

    有蠱蟲在,她極為不安心。

    而且。

    她經常自殘。

    她做夢都想將自己的蠱蟲驅除。

    “我很認真。”杜燦笑了笑,旋即說道:“我想你應該是吃東西的吃到肚子里面的。”

    “吃東西?”

    聞言,蛇女仔細回憶了起來,片刻之后,她臉色也是微變,說道:“我吃過魚,你是看釣叟前輩釣魚,想到的?”

    “差不多。”

    杜燦一笑。

    “我在一個小湖里面抓過魚烤著吃過。”

    蛇女有些恍惚。

    “那就是了。”

    杜燦說道。

    “下蠱之人,真是陰毒。”

    蛇女極為不悅的說道。

    “你的蠱蟲,我可以解。”

    杜燦又道。

    “你可以?不是你背后的人可以解嗎?”

    蛇女意外。

    之前的時候。

    杜燦說過是他背后的人可以化解蠱蟲吧?

    “我確實可以解除你的蠱蟲。”

    杜燦笑了笑,而后,又看向趙濤,說道:“趙管事,你們尋龍商會的力量,如何?”

    “小友,有什么吩咐?”

    趙濤神色一凜,連忙道。

    此人,他惹不起。

    即便,他是玄武境高手。

    也不敢冒犯。

    畢竟,杜燦太瘋狂了,連玄冰妖王也無懼。

    甚至,無懼妖皇。

    而且。

    他根本不知道杜燦有多么強。

    這僅僅是一個簡單的體修?

    似乎不可能啊。

    “幫我找個人。”

    杜燦看了一眼蛇女,沖蛇女伸出手。

    “哦哦。”

    蛇女登時會意,將那塊留影石遞給了杜燦。

    杜燦將留影石遞給趙濤,說道:“就是這里面影像記載的女子,我需要她的消息,越多越好,越快越好,如果真的要去烏山,等我朋友來了,我立刻啟程。”

    畢竟。

    現在有兩個關鍵之處。

    第一個是林恒他們沒有來到這里。

    第二個是杜燦并不知道林知到底在何處。

    “好,這件事情,小雅,你速度去辦。”趙濤看向擺攤的小雅,吩咐道。

    “是,管事。”

    小雅連忙沒入了人群,似乎是獲取情報去了。

    如何獲得情報,杜燦不關心。

    他只要林知的下落。

    “情報,需要多少錢?”

    杜燦隨意的問道。

    “小友,折煞老夫了,如果小友看得起老夫,不如你我做朋友如何?”

    趙濤連忙說道。

    他在賭。

    如果杜燦真的有恐怖的力量,無懼妖皇。

    那么。

    他就賭對了。

    就是賭差了,也不損失什么。

    反正,他在杜燦這里賺了好多提成。

    又不虧。

    “那我就不客氣了。”

    杜燦笑道。

    趙濤這個人很聰明。

    同樣是看重自己的價值。

    不然的話,跟自己做朋友?

    趙濤跟四目童子一樣,都是很看重利益之人。

    對于這一點,杜燦心知肚明。

    不過。

    他不在乎。

    反正,又不交心。

    “走,趙管事,還有馨兒小姐,我們去江邊釣魚吧。”杜燦隨意的說道。

    他對火焰魚的味道很是好奇。

    如今。

    他最缺什么?

    修煉資源啊。

    錢,他可不缺。

    他缺的是超然的修煉資源。

    一般的修煉資源,對于自己的作用極為有限。

    “釣魚?”

    聽了杜燦的話,趙濤的臉色,也是變得極為古怪了起來,旋即說道:“小友,你不是說笑吧?釣叟前輩在這里,我們釣魚,豈不是冒犯對方?”

    “我覺得他沒有那么小氣。”

    杜燦灑然道。

    “你要去掉火焰魚?”

    蛇女問詢道。

    她很渴望嘗嘗火焰魚的味道。

    她覺得自己這一次賺翻了。

    僅僅是帶個路,就得到了一枚火山巨龍蛋。

    “火焰魚嗎?”

    聞言,杜燦笑了。

    “別的靈魚,我也想嘗試嘗試。”

    杜燦說道。

    “我不敢,這不是在釣叟前輩面前獻丑嗎?”

    蛇女有些畏縮。

    要知道。

    怒龍江畔,有無數人。

    沒有一個人敢在釣叟跟前釣魚。

    這不是簡單的不敬。

    杜燦竟然敢?

    此時。

    八翼雪獅一出江面,就將嘴巴里面叼著的火焰魚丟到了釣叟身邊的那個魚簍里面,那魚簍極為不俗,與杜燦給小幽買的籃子一般,都是寶物,內有乾坤。

    那火焰魚幾度掙扎,卻無法掙脫。

    見到杜燦要準備在怒龍江畔釣魚,藍馨兒的臉色,也是變得極為古怪了起來,連忙推辭,道:“杜公子,我還是算了吧,我這技術,上去也只是獻丑而已。”

    釣叟極為神秘。

    她可不敢得罪。

    她可以得罪冰真。

    但是,釣叟卻不是她可以得罪的。

    這不一樣。

    杜燦“哦”了一聲,看向對自己變得極為畏懼的藍韻兒,招了招手,說道:“你過來。”

    “你干嘛?”

    藍韻兒畏縮道。

    她真的怕了杜燦。

    杜燦太可怕了。

    說殺人就殺人。

    現在那百里風瀕死呢。

    “陪我釣魚。”

    杜燦不容置疑的說道。

    “我?”

    藍韻兒極為意外。

    這是要欺負自己嗎?

    還是說,杜燦根本沒有打算放過自己?

    而此時。

    百里家族這邊的少年少女,都幾乎石化了一般。

    他們一動也不敢動。

    他們怕一動,杜燦就會殺了他們。

    他們顯得極為尷尬。

    “陪我釣魚,我給你靈魚吃,我保證不遜色于火焰魚。”杜燦如是說道。

    “什么?”

    聞言,眾人只覺得腦子發懵。

    杜燦這么自信?

    憑什么啊?

    “你以為自己是河神啊?想釣魚就釣魚?還不遜色于火焰魚?”蛇女有些無語的說道。

    杜燦是厲害。

    但是,也不能夠是全能吧?

    這是釣魚,不是殺人。

    這個東西,是講究耐心和機緣的。

    怎么能夠說釣就釣?

    而且,靈魚又不是大白菜?

    “哦?你不信我?”

    杜燦看向蛇女。

    “不是,我不敢。”

    蛇女慫了。

    她也怕杜燦了。

    “你跟我一起釣魚,也有你一份。”

    杜燦看了一眼蛇女,不容對方質疑。

    “好吧。”

    蛇女硬著頭皮應道。

    希望釣叟前輩不會計較吧。

    杜燦又看了一眼藍馨兒,而后看了看她的腿腳,頓感無趣,這跟自己想的美人魚不一樣啊。

    藍馨兒見到杜燦看自己,臉色一紅,連忙說道:“杜公子你看什么呢?”

    “你不是人魚嗎?尾巴呢?”

    杜燦隨意說道。

    “杜公子說笑了,現在是化形狀態,不然,我們如何走路啊,難道要靠魚尾在岸上滑動嗎?”

    “畢竟,那樣也不方便。”

    “但是,如果是水中的話,我們就很如魚得水了。”

    藍馨兒笑道。

    “是這樣,也就是說,你是有尾巴的,對吧?”

    杜燦說道。

    “是的,杜公子。”

    藍馨兒苦笑。

    她還以為杜燦在看自己的身材。

    搞了半天,是在找自己的尾巴啊。

    藍韻兒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臉色更加的紅潤,有些不自然的看著杜燦,說道:“那個,杜燦,不,杜公子,你還能送我一個龍蛋嗎?你不在乎錢,對嗎?”

    “是啊,我是不在乎。”

    杜燦笑了,那些龍蛋,他都看不上眼,他看了一眼小幽提著的籃子,說道:“那個火山巨龍蛋,是小幽的,除了那個火山巨龍蛋,你隨便選,你就是都拿走,也可以。”

    “啊,真的嗎?”

    聽了杜燦的話,藍韻兒極為振奮。

    這個杜燦,似乎不是那么可怕嘛。

    她臉色羞紅。

    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你不會是想要泡我吧?”

    藍韻兒語出驚人。

    此言一出。

    所有人都是極為意外。

    杜燦莞爾。

    這個小丫頭,倒是挺有趣的。

    有時候很刁蠻,有時候又很單純,現在傻乎乎的。

    剛剛還很怕自己,顯得怯怯的。

    真是惹人憐愛啊。

    “韻兒,你胡說什么呢?”

    “杜公子可是做大事的人,他怎么會看上你?”

    聽了藍韻兒的話,藍馨兒連忙呵斥道。

    這太無禮了。

    “沒事兒,小丫頭挺單純的。”

    杜燦笑了笑,摸了摸藍韻兒的小腦袋。

    小丫頭的臉色,就跟火燒一般。

    她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鉆進去。

    這是寵溺自己嗎?

    只是。

    為何自己的心頭,生起一種莫名的感覺啊?

    “這個混蛋。”

    藍韻兒心頭罵道。

    但是。

    她又不敢表現出不悅。

    而且。

    此時她也意識到了那股莫名生起的情愫。

    為何自己感覺有些甜蜜?

    似乎,自己喜歡這樣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自己從來沒有從姐姐那里得到過啊。

    怪怪的。

    似乎令人上癮。

    “小友非常人,我就不摻和了,釣竿我們尋龍商會就有,我這就就去拿。”

    趙濤很快就找到了釣竿。

    杜燦遞給蛇女、藍韻兒以及小幽每人一個釣竿。

    “靈魚喜歡吃靈果、靈物、靈萃、靈藥……一般的東西,無法做靈魚的魚餌。”

    蛇女說道。

    現在的他們,還沒有魚餌呢。

    這如何釣魚?

    “趙管事,拿點上好的魚餌,算我賬上。”

    杜燦吩咐道。

    “好好,我這就去準備。”

    趙濤很快就帶來了幾盒魚餌。

    連魚簍也準備好了。

    這些魚簍,也都不是凡俗之物,而是空間魚簍。

    隨便拿出一個,都能夠賣出去天價。

    也就杜燦敢這么玩。

    沒辦法,他有錢啊。

    杜燦將魚餌給了蛇女他們,自己沒有留下魚餌。

    “你不需要魚餌嗎?”

    藍韻兒極為意外。

    這是什么人啊?

    釣魚不用魚餌?

    她還是第一次見。

    “我不需要啊。”

    杜燦笑道。

    聽了杜燦的話,釣叟也是抬起頭,多看了一眼杜燦,含笑道:“這位小友,如果不嫌棄,可以到我旁邊來垂釣。”

    “我的媽呀,我的眼睛沒有瞎吧,我在這附近看釣叟釣了好幾年靈魚了,他從來沒有笑過,如今竟然對杜燦笑了?”一名小妖揉了揉眼睛,極為錯愕,道。

    “是真的,你沒瞎。”

    有人附和道。

    “我到你旁邊,如果把你原本應該釣上來的靈魚,給釣走了,你不得生氣啊?”

    杜燦笑道。

    “呵呵,小友倒是有意思,不如,我們比比?”

    釣叟笑道。

    “比什么?”

    杜燦樂了。

    “比誰掉的靈魚多,還是比誰釣的品質好?”

    釣叟問道。

    “隨便,我怎么樣都可以。”

    杜燦說道。

    “那就釣上來靈魚的數量吧,不然的話,顯得我以大欺小。”釣叟笑道。

    “那怎么行?那不是濫竽充數嗎?這樣,我們就比釣上來的靈魚的品質如何?”杜燦笑了笑,說道。

    對于靈魚,他知道一些。

    靈魚共分為九品。

    九品最差。

    一品最頂尖,也是最好的。

    “小友,對自己如此自信?”

    釣叟有些意外。

    他在這怒龍江畔垂釣一年,不區分靈魚品質的話,所釣上阿里的靈魚的數量,也不超過十條。

    有的時候,一個月都不見得能釣上來一條靈魚。

    杜燦這么自信?

    底氣是什么?

    “我一直很自信。”

    杜燦說道。

    不就是釣靈魚嗎?

    這有何難?

    “那個百里家族的小子,你不管了?”

    蛇女又道。

    “管他干什么?”

    杜燦淡然說道。

    如果沒人救百里風,估計一會兒就死了。

    百里風全身骨頭都碎了,又不能動。

    百里家族的其他少年少女都不敢去幫助他。

    “呼呼呼……”

    而此時。

    那頭完全由風雪凝聚的風雪巨龍,還在變大!

    這令所有人都是感到不可思議。

    這樣的手段,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這是龍嗎?”

    “還在變大?”

    “跟真的一樣!”

    那些大妖都是震撼無比。

    即便是玄武境的老妖,也是心頭驚嘆。

    他們已然決定了。

    招惹誰都可以。

    但是,就是不能招惹杜燦。

    “小友,我期待你的表現,如果你贏了我,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如果你輸了,你可能這輩子也沒有機會知道了。”釣叟含笑道,也不生氣。

    少年嘛。

    總是有些輕狂。

    他也是從那個時候過來的。

    他懂。

    “秘密?”

    聞言,杜燦看向釣叟,說道:“這個秘密,跟誰有關?”

    “跟她,也跟你。”

    釣叟看向了在雪地之上昏睡的小柔。

    “她?”

    杜燦心頭一凜。

    對于小柔,他很厭惡。

    難道,小柔有什么秘密嗎?

    跟小柔有關的秘密?

    也跟自己有關?

    那么,到底是什么秘密呢?

    “呼呼……”

    而此時,藍韻兒竟然抱起來一枚玉色的龍蛋,敲出來一個縫隙,揚起秀美無比的脖子,開始喝起其中的蛋液來。龍蛋之內,有著極為純凈的能量。

    “太丟人了。”

    藍馨兒心頭有些無語。

    就是饞龍蛋了,也不用如此吧?

    “你能淑女點嗎?”

    藍馨兒用胳膊推了推藍韻兒。

    “淑女啥啊,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而且,以我們的財力,半年能夠能夠買一枚龍蛋,就不錯了,而且買的龍蛋,還沒有這里的好,火山巨龍蛋,更是我們以往無法想象的。”藍韻兒興奮無比的說道,臉上帶著酡紅。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喝的不是龍蛋的蛋液,而是酒水呢。

    見狀,杜燦笑道:“馨兒小姐,不用管她,讓她放開就行。”

    “吼吼,杜燦,你真是一個好人。”

    藍韻兒眼睛閃爍著小星星,滿是崇拜的說道。

    除了自己的父母,還有姐姐之外,就沒有人對自己這么好了。

    可以砸龍蛋。

    還可以吃龍蛋。

    簡直爽爆了。

    聽了藍韻兒的話,杜燦不由莞爾。

    這就是好人了?

    這小丫頭,單純的跟一張白紙似的,估計比白開水還純吧。

    藍馨兒有些無語。

    一筐龍蛋,就把這小祖宗的心給收買了嗎?

    如果是她的話,估計也會被收買吧?

    這些龍蛋的價值太大了。

    ”那個,妹妹,給我也來個一個龍蛋唄?“

    藍馨兒臉色發紅的說道。

    “不給。”

    藍韻兒展顏一笑。

    “你給不給?”

    藍馨兒有些要生氣了。

    “給給給,你可是我的親姐姐,我不給你給誰啊?”

    藍韻兒笑道。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owxen.live。4020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520txtba.com
福建体彩